11 Nov '11, 1am

中国式选举

早报导读 [名家专评] 斯蒂格利茨:抗议的全球化 [金融风暴] 欧盟专员:欧元区明年可能陷入衰退 [中国政情] 河南宋基会面对质疑三缄其口 [中国早点] 中国式选举 ● 沈泽玮中国早点-自由席   北京这周二举行基层人大代表选举,记者好奇投票站长什么样,投票情况热烈与否,决定到投票站走一趟。   但投票站在哪里呢?打电话向朋友打听,才发现好些人不知道选举这回事,也没有登记选民证。通过同事以及朋友的朋友帮忙,找到了两个投票站的确切地点。   先到西城区木樨地一所学校去,很多学生进进出出,感觉投票日就和一般工作日没差别,没有什么选举气氛,如果不是大门上方挂着大红布条说明是投票站,还真看不出。我询问一位门外值勤的大妈,她态度友善地说,没有选民证就不要进去,以免打扰学生。   买了份《北京晚报》再打车到海淀区的投票站。在车上摊开报纸翻阅,报纸的头版头条标题写着“选民证是踏实的归属感”,正想开口和师傅聊一聊选举,他却指着头条下面另一则新闻喃喃自语,那标题写着“市地税局窝案再次开庭,票证中心主任涉嫌受贿上千万”。   在寻找投票站的过程中,我印证了一种普遍的说法,关注选举的人真的不多。出租车师傅对选举不感兴趣,但一看到官员涉嫌受贿的新闻就兴奋起来,显然对一个普通百姓来说,一个贪官被抓大快人心,远比过场式选举更有意义。这是否也印证了一种说法,中国人现在需要的不是选举,与其从政治制度上去挑战政府,不如在体制框架内通过舆论施压来进行权力监督更有效?   在打听投票站的过程中,也认识了一个全新概念,原来投票可以“代投”的。朋友说,她朋友一家人都是爷爷代投,反正都不认识候选人,投不投或谁去投都无所谓。我听了很纳闷,可以代投的选举是否有点欠缺严谨?“庄严的一票”是否应该代投?代投容易引起很大的负面想象,其民意代表性是否全面而真实?   从外来者的眼光看,中国的选举与一般认知中的选举差异太大,对初认识中国选举制度的外国人来说,可堪比“轻度脑震荡”。   正式候选人原来是通过一个选民小组的“协商酝酿”而产生的,“协商”和“酝酿”是什么意思,没有具体说明,因为不透明也不...

Full article: http://www.zaobao.com/zg/zg111111_010.shtml

Twe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