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Nov '11, 1am

做梦有价: 艺术无价,但做梦有价,代价的价,也是价格的价。

早报导读 [名家专评] 薛涌:拯救世界经济还必须依靠美国 [时事漫画] 中国向亚细安追加100亿美元信贷 [中国早点] 做梦有价 [美返亚太] 周慧来:TPP为何"喧宾夺主"? ● 赵琬仪中国早点-登台札礼   艺术无价,但做梦有价,代价的价,也是价格的价。   台湾“国庆晚会”音乐剧《梦想家》的真实经验是,一个尝试欢祝“建国百年”荣耀的创作品,烧掉了2.15亿元(新台币,下同,约9300万新元),也让负责的官员丢官。到底是艺术不敌政治,还是政治不敌艺术,两面看都成立。   《梦想家》自上个月双十节演出后,过去数周引发争议不断――批评政府“败家”,制作预算太高;出自大师手笔的歌词《梦想家》重复又重复比海绵宝宝还混、内容教条化,“什么年代了,主办的文建会还强迫民众听爱国歌曲”;旧曲新词,不是原创等等。   上述批评的杀伤力,尚属轻级。针对制作费太高的质疑,按负责活动标案的文建会的解释是,筹划长达2年的《梦想家》是大型户外庆典的规格,从演出人数、场地规模、观众人数、电视实况转播等各方面,都不能和室内舞台制作相提并论。   在野的民进党及亲绿的媒体指称文建会主办大型活动如《梦想家》采用限制性招标,标案过程有指定对象,当局有“官商勾结”之嫌,但这一击也不至于一拳致命。   文建会在较早前发布的澄清新闻稿中说明,主办庆祝“建国100年”活动的标案均依据“政府采购法”,评选制度公开公平。领导文建会的主任委员盛治仁还主动将所有发包程序主动送检调查,以示为官清白,经得起检验。   然而,调查还未完成,盛治仁昨天却自动下台一鞠躬。他之前还表示“这个时候我不能走,再辛苦也要继续做下去”。是什么原因使他意识到“做事的空间已经受到影响时,我绝不恋栈,我的选择就是离开现职,让文化建设工作回到常轨”?   从时间点上来推断,近日发生的事件推高了党内没有声援,而竞争政党及艺文界挞伐排山倒海的氛围。三天前行政院院长吴敦义谈到《梦想家》的高制作费,便表示“感到惊讶,觉得不舍”。

Full article: http://www.zaobao.com/zg/zg111119_008.shtml

Twe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