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Feb '11, 12am

稳定离不开社会的民意基础。茉莉花革命戳破了表面稳定的假象,缺乏民心民意的稳定,只能依靠铁腕所制造的恐怖气氛达成。一旦人民发出与汝偕亡的怒吼,旧秩序的崩溃就在旦夕之间。http://www.zaobao.com/yl/sl110221_001.shtml

早报导读 [时事漫画] 以色列“认真看待”伊朗两战舰举动 [中国早点] 怎么让人们理性看待社会不公 [新加坡大选] 行动党大选候选人纷亮相? [2011预算案] 吴俊刚:为民解困的预算案 联合早报网招聘 Freelance网络新闻编辑   紧随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突然成功、埃及人民几周内推翻穆巴拉克政权后,在中东及北非阿拉伯地区爆发的一连串民众的反政府示威抗议行动,因当局的暴力镇压而升级为流血冲突。除了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及阿曼的示威相对和平外,利比亚、巴林、也门、吉布提等国相继发生军警向民众开枪的血腥事件,其中尤以利比亚的死伤最为惨重。  眼下各地的民众运动仍在持续演变,摩洛哥昨天开始爆发民众示威,要求国王让渡部分权力。该国经济发达,有议会选举,君主体制也相对开明。其财政部长梅祖阿警告,一旦群众运动失控,国家过去10年来的成就将毁于一旦。巴林国王下令军队及坦克撤离民众聚集的广场,避免了暴力冲突;利比亚和也门的军警则继续向示威者开枪。   阿拉伯世界这次震惊全球的民众政治运动,固然各有不同的原因,但也不乏值得关注的共同点――导火线来自全球粮价近期的飙涨、通货膨胀、年轻人失业率高、贫富悬殊、政府腐败、民众要求自由与民主等。此外,爆发示威的国家虽然向来均有民怨,但社会却长期呈现稳定状态,突然发生如海啸般扩散的民众抗争运动,因而才会让人措手不及。   社会长期稳定所带来的突变,短期内将对民众的心理承受力及政治期待形成不小的考验。突尼斯被前总统本・阿里统治了23年、埃及也经历了前总统穆巴拉克长达30年的统治。在两国人民推翻他们的总统后,两地均陷入无法治状态,每天都发生抢劫或偷窃事件,逃犯冒充警员设检查站骚扰路人、黑市充斥着洗劫而来的枪械,连娼妓和皮条客都不敢上街拉客。   突尼斯及埃及的社会从稳定到失序,几乎在一夜之间。政治强人仓皇辞庙,支撑着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秩序的权力突然出现真空,自然会造成动乱。民众“变天”成功,当然值得为腐朽体制的解体来庆贺;但在迎接新获得的自由之前,人们必须面对充满了各种变数的过渡期,而且结果并不必然圆满。推翻旧政权的利...

Full article: http://www.zaobao.com/yl/sl110221_001.shtml

Twe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