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Mar '11, 1am

聯合早報 属《基本法》范畴还是外交领域? 港司法界与北京对“刚果案”释法分歧: 虽然北京向港府多番施压,强调“刚果案”涉及中国的外交政策,香港终审法院无司法管辖权,也无权处理,但香港司法界仍认为,应尊重《基本法》总体保留原有...

属《基本法》范畴还是外交领域?港司法界与北京对“刚果案”释法分歧 属《基本法》范畴还是外交领域? 港司法界与北京对“刚果案”释法分歧 (2011-03-26) 早报导读 [名家专评] 于时语:奥巴马在利比亚的骑虎之势 [中国早点] 台湾新政治文化起跑? [新加坡大选] 东海岸行动党贾古玛阿都拉引退 [日本大地震] 东京向有婴儿家庭派瓶装水 联合早报网招聘 Freelance网络新闻编辑 ● 易锐民香港特派员   虽然北京向港府多番施压,强调“刚果案”涉及中国的外交政策,香港终审法院无司法管辖权,也无权处理,但香港司法界仍认为,应尊重《基本法》总体保留原有法律制度的大原则。   “刚果案”起诉者是美国对冲基金FG Hemisphere Associates LLC,该公司承接1亿400万美元(约1亿3100万新元)仲裁判决债项后,于2008年在香港高等法院申请在香港执行针对仲裁败方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判决。   基金公司要求,将中国中铁拟投向刚果的逾亿美元开采铜钴矿入门费抵债。香港律政司介入诉讼。 港高院曾裁定刚果胜诉   香港高院同年底裁定刚果胜诉,执行令被撤销。但上诉庭于去年以二比一裁定基金上诉得直,推翻原判。   香港上诉庭认为,香港跟从1997年前普通法制度,在外交豁免权上采“有限度外交豁免”,判决刚果须偿还美国基金公司欠债。   刚果不服上诉,坚持本身是主权国,可享有“绝对豁免权”,免被提诉追债或执行判决,而香港作为一个特区,有责任跟从北京的“绝对外交豁免权”。   基金公司认为,香港奉行的并非“绝对豁免权”,而是普通法下的“限制性豁免权”,即纯属商业性质交易,国家不再享有豁免权。

Full article: http://www.zaobao.com/zg/zg110326_002.shtml

Twe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