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May '11, 1am

【刘萍专访】 刘萍:我只是想为百姓代言发声 我觉得什么都是有争就有取的,只有努力争取才可以达到理想的彼岸,我就这样做。

刘萍专访 刘萍:我只是想为百姓代言发声 刘萍专访 刘萍:我只是想为百姓代言发声 (2011-05-23) 早报导读 余福金:除部长薪金 也同时检讨总统薪金 对薪金检讨委员会公信力 反对党持保留态度 明白明星效应难持久 佘雪玲要强化政治细胞 温家宝贺李总理连任 ● 韩咏红 报道  在电话中,刘萍说话语速快而清晰有力。试图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基层人大代表却不果的她,更像是现代选举政治环境下的候选人,而非高中文化程度的工人。她2009年失去工作岗位后,开始了打官司、上访的历程,这段故事折射出一个底层公民从上访走到抗争的道路。   两年前被新余钢铁集团强制退养(中国国有企业减人增效的一种手段,让接近退休年龄的职工下岗“休养”)时,刘萍每月工资只得400多元(人民币,下同,约80多新元),又要供养女儿上大学,这笔钱根本不够。她于是到法院提出告诉,新余地区法院、中院,到江西省高院均告状无门。去年7月,她赴京上访,曾三次被公安局训诫,等10月回到新余市时,因“非正常上访”被拘留10天。   她说:“他们拘留了10天,我绝食了五天,滴水未进,是在新钢儿科住院部抢救的。”这期间,她看到新钢职工拎着土鸡蛋、牛奶、鲜花、果仁,一批又一批到医院看望她,以致当局出动警察维持秩序,驱赶看望者。   但她的努力终究达到了效果。新钢提高了退养工人的最低工资标准,每人增加200多元,达到66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线。刘萍称,这是从1993年新钢对45岁女员工与55岁男员工进行强制退养以来,第一次增加工资。此后,她又继续抗争,迫使新钢去年11月将内退制度延缓三年,由此赢得在岗员工的好评。这时,刘萍相信自己拥有坚强的群众基础,她着手准备人大代表的竞选。 提出参选宣言   也是在被拘留后,她形容自己“完完全全走出了个人的个案”,开始关注其他维权活动,包括被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新余市民彭新莲、温州上访村长钱云会意外死亡事件,甚至艾未未的上海工作室被强拆,她都直接参与或关注。   今年2月初,她与魏忠平到湖北潜江探望1999年自荐人大代表参选成功的姚立法,向他咨询有关选举事宜。   她通过微...

Full article: http://www.zaobao.com/zg/zg110523_005.shtml

Twe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