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May '11, 1am

黄心来:进入与退出 ――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 随着“57选举”后,内阁资政李光耀先生和国务资政吴作栋先生的退出内阁,加之以杨荣文先生领军的团队之退出,印证了笔者5月4月在本版发表的文... (联合早报)

黄心来:进入与退出 ――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 黄心来:进入与退出 ――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 (2011-05-25) 早报导读 “薪金检讨委员会”任重道远 李光耀战略思维及国际观点仍十分受看重 年轻人对议员有什么期望? 黄心来: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 思维空间黄心来   随着“57选举”后,内阁资政李光耀先生和国务资政吴作栋先生的退出内阁,加之以杨荣文先生领军的团队之退出,印证了笔者5月4月在本版发表的文章《大叙述与小叙述》中,就历史的脉络与痕迹,以及当代全球地缘面貌,随着信息化正发生了不以个人意志力为转移的“范式转移”和“墨非定律”的定向走势。   大历史学家汤恩比在《大国兴衰史》里的一句名言是:“历史是不会重复的,但是它会押韵。”   时代与历史的波涛滚滚也罢、雁过留痕也好,造就了无数风流人物、大时代里出英雄独领风骚一时。   进入(儒者的关怀)是勇气、退出(道家的无为)是智慧,在人类漫长历史里,“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多少独领风骚一时之风流人物,在进与退间遗憾地做出了过度恋权、终究走不出那颗心灵的挣扎。   无可否认的是,第一代领导人李光耀先生,在选择积极入世时的时空环境,不是80后凭几句“yo、yo”或“神马都不是”就能了解的。在他领导之下,把一穷二白的新加坡从第三世界硬闯到第一世界。由一代愚昧的、落后的、焦燥的、贫困的多数动荡岁月,走向第二、三代的受教育的、先进的、平和的、富足的多数安稳日子。当代任何对他们多一笔的讴歌是多余的矫情与煽情,若少了一笔肯定是无情与遗憾,历史自有春秋笔。   所有当下的繁荣与昌明、廉洁与效率、祥和与理性等,和那时的制度与思潮、时空情境脉络是迥然不同的。李光耀先生以超前瞻的视野,进行了解构与重构。当然,过程中定会殃及池鱼,如华校生与左派。这是另一大叙述,李光耀先生也解释了。   制度与思潮的解构与重构的成功(说白点,即是把一个瓷花瓶往地上狠砸后,再黏回去。若粗糙或失败,会造成审美疲劳。如细腻与成功,则引来审美窜升),引起全世界的惊讶和猎艳,为走入后殖民而独立的第三亚非拉世界,树立起了高标杆,纷纷络...

Full article: http://www.zaobao.com/yl/yl110525_002.shtml

Twe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