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May '11, 3am

燃烧自己: 在这样的光影音画中,一个个无邪小孩忍不住去触碰墙上的斑斓色彩,去踩一踩地板上的美丽线条,还随着动人乐符跳起芭蕾舞来;火车嘟嘟声响,一个个拖儿带女的家庭来来往往,映照着画家居住的法国小镇人民的日常生活场景;有些静坐...

早报导读 “薪金检讨委员会”任重道远 李光耀战略思维及国际观点仍十分受看重 年轻人对议员有什么期望? 黄心来: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 咖啡座黄向京   从梵高联想人到中年,有一点已很清楚,人的生命本能不能违背,但求活出最真实的自己。   我又和梵高相见了。这回不是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而是在新加坡的滨海湾金沙艺术科学博物馆。   当3000多幅梵高的画作、书信与当年社会风貌影像化为投影,从天花板笼罩到地板,配以古典音乐,突兀立体般呈现,这才发现,即使不是真迹,放大切割重组后的画作浮雕般的色彩好像在燃烧,一下子就把人卷进激情饱满的氛围中。我们就在梵高巨大的向日葵里头窒息。   梵高从来不死,岁月也从来不让他的作品变得暗淡无光。我想起五年前看《14朵向日葵》原画的震撼,尽管浓稠油彩已凋零如花,可那股以螺旋的涡流向外喷射的金黄色烈火百年之后还能深刻感受到。百年前的向日葵不是更加炙热吗?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只活了37年的梵高本能地作画,作品是他的肉体和灵魂,为了它,甘冒失去生命和理智的危险。是梵高的作品,让我们感受到他如此热爱自然、生命、宗教、艺术、朋友,直到生命之火燃烧殆尽。   友人和我不由叹息,难怪我们总是仰望璀璨星空般仰望这些伟大的艺术家。不为别的,最伟大的创造者如梵高,总是凭本能竭力倾情燃烧自己与生命,而这种丰沛的生命能量透过作品世世代代都打动读者。我们都爱天才也是疯子的梵高的光与热,当然因为我们正常聪明世故得不会把自己逼向绝境。可是置身生命绝境里头散发一种奇异的光能,却又诱惑着匮乏空虚无聊的世俗的人儿。   在这样的光影音画中,一个个无邪小孩忍不住去触碰墙上的斑斓色彩,去踩一踩地板上的美丽线条,还随着动人乐符跳起芭蕾舞来;火车嘟嘟声响,一个个拖儿带女的家庭来来往往,映照着画家居住的法国小镇人民的日常生活场景;有些静坐木凳,有些躲在角隅,赏闻梵高平凡中的不平凡――与朋友夜下咖啡座闲聊,见昏黄灯火,画为点点星光的无垠《星夜》;那张放了烟斗与些许烟草的普通朴实的稻草木椅,不就是独居的梵高的一面侧影;更别说一张张向...

Full article: http://www.zaobao.com/fk/fk110525_006.shtml

Twe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