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Sep '11, 1am

上海讨房团频频出击 促政府加快解决步伐: 上海讨房团密集而多方面的行动可能迫使市政府加快解决步伐,而上海政府的行动对全国性的讨房现象会不会成为范例,令人关注。据指出,近期已有部分讨房团成员被通知个别与房管局商谈,他们既抱着希...

上海讨房团频频出击 促政府加快解决步伐 上海讨房团频频出击 促政府加快解决步伐 (2011-09-27) 早报导读 [人物面对面] 颜金勇:公共医疗机构医疗服务外包 [名家专评] 郑永年:中国知识体系建设的未来 [中国早点] ‘免费’带来的祸害 [时事漫画] 巴军方拒剿哈卡尼武装分子 ● 陈迎竹 报道 上海特派员  上海讨房团密集而多方面的行动可能迫使市政府加快解决步伐,而上海政府的行动对全国性的讨房现象会不会成为范例,令人关注。据指出,近期已有部分讨房团成员被通知个别与房管局商谈,他们既抱着希望也带着忐忑等待结果。   一年来每周一次在上海房管局大楼前集合抗议的讨房团,一般会来二三十人,但上周三出现罕见的人数倍增,对市政府解决问题行动缓慢施加压力。近日有传言指出,上海当局有意加快解决问题,不过中央考虑到政策应该保持全国一致,财力较为充足的上海只能暂缓推进。但上海过去资本家和有钱人很多,这样的问题解决起来涉及面极广,因此民间也一直有人相信是上海政府不想解决。   讨房团是中国一个特定群体,在很多城市都存在,多年来致力向政府讨回自己祖传的房屋产权和实际物业或赔偿。虽然有人表示对长年累月的追讨行动越来越不耐烦,但讨房团也有人指出,有迹象显示官方可能有意加速解决。   这群人目前大多已上了年纪,大体上是拥有先辈买下的私有产业在中共建政以后的50年代开始被要求由国家统一出租,称为“经租”,并在后来的日子里陆续从行政上或法律上被否定了产权,甚至被强制拆除。   一些人在这过程中,原有的大房子被安排住进好几户不同的陌生人家,自己的私人空间则被“挤占”或“紧缩”;另一些则被以各种方式迁移到窄小的房子居住,原有房子则被官方安排其他人住。   很多人不甘父祖辈买下的房产在政治变迁中失去,在政府部门之间奔走数十年仍不得要领。其实从80年代开始,政府陆续出台多项文件,作为解决这一现象的基础,但各地官方在面对群众的“索讨行动”中,并没有积极回应解决,反而随着社会开放,激起各地出现一个个讨房群体。   曲国良(63岁)正是为了结束单打独斗的局面,去年初成立了上海讨房...

Full article: http://www.zaobao.com/zg/zg110927_001.shtml

Tweets